台“监委”即将卸任 “监察院”或现尴尬空窗期

时事新闻 浏览(1327)

民进党从技术上抵制了“监察院”的人事案,为“立法院”就人事审批权进行投票创造了第一个难民潮。 正因为如此,政府和农村之间以及蓝阵营内部存在着复杂而困难的矛盾。 然而,如果该法案不能在“立法院”第二届临时会议(7月28日至8月8日)上通过,台湾当局的“监察院”将有一个尴尬的空窗口期,因为目前的“监察院”将于7月31日下台。

“监督法院”是台湾当局的“五大法院”之一。它属于“最高监察机关”,独立行使弹劾、纠正和审计权。其目的是“指导官员整顿秩序,澄清官员的行政管理,保护人权,缓解人民的不满” 然而,由于各种原因,“监管机构”一直存在定位模糊、职能无效等问题,近年来,在存废问题上也面临尴尬的争论。

根据岛上的规定,“监察院监察委员会”由“院长”提名,“立法院”行使“同意权”后由“院长”任命 如果候选人名单没有得到半数“立法者”的支持,“总统”将重新提名他们,直到他们全部通过。 在正常的政治环境下,“监事会”的提名审查基本上是一种形式,或微调后的快速清理。

周志杰是台湾国立成功大学的教授,他在接受主要报纸记者采访时说,这个“监督委员会”的人员出现问题有四个主要原因

首先,在三月份关于服务贸易审查和“向日葵运动”的争论之后,“立法院”遭到了严重的反对。政府和农村几乎断绝关系,什么也不问是非。只要执政党推动反对党强烈抵制,双方就失去了谈判空并且是非理性的。 “监督委员会”的人员只是这种情况的受害者。

第二,“马汪正正政”持续无果,破坏了台湾行政立法的秩序和默契。 事件发生后,王金平故意保持低调。他没有在审议中占主导地位,而是采取无为而治、消极不合作的态度。 然而,“监察院长”的提名人恰好是张博雅,他在“马汪正正政”运动中迅速审查了国民党撤销王金平党籍的文件。即使王金平不对这一特殊来源进行“报复”,绿色阵营也不能不加以利用。

民进党再次采取战术拖延,利用“立法院”的问题故意给马英九的“政府”制造麻烦 在这次临时会议上,才真旺姆-全州最初计划在推动自由贸易区甚至服务贸易案之前,迅速通过“监督委员会”的低争议人员。 我没想到反对党会直接下决心扩大人事案的缺陷和争议,这样该案就可以推迟到临时会议上,蓝阵营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最后,“监督委员会”被认为是当代的审查机构,它最初要求候选人的简历要干净,争议要少。然而,这个“监督委员会”的提名确实有很多缺陷,这使得人们眼前一亮,社会前景暗淡。然而,整个政治光谱显然是蓝色的,甚至有“亲马派”聚集的嫌疑,给对手太多的发挥空

总之,“监事会”的人事干扰是马英九政府尴尬而棘手的僵局的直接表现 对“立法院”的反对者来说,并不是所有的酒都能让人喝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