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脸支付线下调查: 巨头补贴无上限 用户使用率偏低

时事新闻 浏览(971)

来源:国家商报《每一位经济学家》记者肖乐虎林和编辑廖丹10月20日,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银联与60多家银行联手,共同推出全新的“刷脸支付”产品,正式进入刷脸支付市场

自2017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部分试点、2018年两家互联网巨头正式将脸谱支付用于商业用途以及2019年产品全面升级以来,已经过去两年了。随着银联的正式进入,一个新的支付战场已经全面开放。

目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脸谱支付市场的竞争尤为激烈。“扫一扫面子,得到红包”和“补贴没有上限”。大亨们在面子支付领域同样慷慨,以高额补贴掠夺市场。

战争已经开始了。刷付款的登陆怎么样?巨人正在全力推广。企业和用户正在“购买”它吗?记者在杭州和深圳进行了调查

支付宝在刷牙方面迈出了“第一步”

2015年,马云在德国汉诺威的信息技术展览会上首次展示了刷牙支付技术。直到2017年9月1日,支付宝才宣布将在肯德基KPRO餐厅推出刷脸付款,刷脸付款开始转移到商业“车道”

2018年8月15日,支付宝宣布其洗脸支付已经商业化,并将在各种商业场景下推广洗脸支付解决方案。支付宝洗脸支付的商业应用已经开始加速。

2018年12月13日,支付宝宣布推出洁面支付产品“蜻蜓”

2019年4月,第二代“蜻蜓”发布,将向电子会员开放刷牙费用,从而实现“刷牙是会员”。9月,“蜻蜓”进一步升级

升级还包括支付宝补贴 在9月份“蜻蜓”新产品发布的同时,支付宝宣布对刷牙的补贴已经从原来的30亿元变成了无限量。 具体来说,补贴分为三个级别:

对于大屏幕洗脸自助设备,商户可以为每个洗脸用户获得0.7元的奖金,商户可以连续6个月获得800元的奖金,单个设备获得4800元的奖金。对于桌面刷面收银机设备,支付宝将连续5个月给予回扣,单个设备最高奖金为2000元。对于dragonfly系列设备,一台设备将连续5个月获得最高1600元的奖励。 上述补贴将持续到2020年3月31日

从时间上看,微信是在支付宝之后支付的 2017年12月,微信支付了中国第一家面部智能时装商店登陆深圳的费用。

2018年5月,腾讯优图和微信的刷牙支付系统在家乐福上海天山店正式上线。

2019年3月,微信支付推出了一款洗脸支付工具青蛙;

2019年8月26日,微信支付正式发布带有代码扫描仪和双面屏幕的“微信青蛙pro”。

与支付宝不同,微信还没有正式宣布为刷牙支付的补贴金额。根据市场消息,微信已经支付了100亿元的刷牙补贴。 在接受记者《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微信支付表示,微信支付对推广刷牙硬件设备有正常的支持政策,包括对刷牙支付服务提供商的一定补贴,主要是基于硬件设备的奖励加上刷牙支付的数量。 普通用户的营销活动包括随机扣款、每周微信支付日全额扣款、面对面支付问候活动等。 微信不会就具体补贴金额置评。

支付宝和微信在刷脸支付方面有很多相似之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刷牙是一个成员”的能力。微信支付推出“微信青蛙pro”时,也正式推出了基于微信卡包成员、小应用程序成员和青蛙设备相结合的“刷脸是会员”解决方案。除了能够刷脸和支付费用,商店还可以有效地获得会员。 支付宝还将刷脸支付,“轻量级会员”和小项目全面通过。

PayPal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蜻蜓的定位不是擦脸和付钱的工具,而是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平台 “对于大型医院和超市来说,洗脸可以大大提高效率。对于一些小商店,它还需要一些成员管理能力。收银机只是一个肤浅的功能 "

易观国际分析师王鹏波向记者《每日经济新闻》指出:“刷脸是线下用户的好入口,尤其是对于支付宝来说,其用户粘性和开通频率不如微信高,而线下刷脸是一种非敏感支付,这给支付宝在线下曲线超车的好机会。 “

就整个移动支付市场而言,支付宝目前稳坐市场份额的首位。 易观发布《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二季度》显示,支付宝和腾讯金融已经达到92.83%的市场份额,比上个月略有增加,仍然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支付宝在第二季度继续以53.36%的份额领先市场,腾讯的金融市场份额达到39.47%,排名第二。

洗脸付款被广泛接受,需要时间。

这两个巨人正在全力推广它。如何登陆和使用洗脸付款?记者《每日经济新闻》在杭州和深圳进行了调查

现阶段,超市和便利店是普遍使用刷脸付款的地方。 记者在杭州一家世纪联华超市看到,自助结账渠道中设置了6台支持支付宝刷脸支付的自助结账机。超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人们通常要求刷脸付款,但并没有多少人使用。 记者还参观了杭州家庭、韦斯特伍德和罗森便利店。只有familymart拥有支付宝桌面洗脸设备。收银员说,少数人会用洗脸来付账。

在移动支付同样发达的深圳,记者走访了华强北的许多商家和购物公园,发现与杭州相似,一些连锁便利店、奶茶店和一些大型超市都有刷屏支付设备。 711便利店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便利店公司直接与支付宝合作,设备是由公司带到店里的。

深圳一家连锁奶茶店的店员也说设备是公司提供的。然而,洗脸费的使用率不高。如果店员没有提醒顾客使用洗脸付款,普通顾客也不会主动使用。 另一位奶茶店店员说,除了扫描二维码,“还有很多人在扫描人脸,现在很多顾客都是年轻人,他们会尝试使用二维码。”

根据记者在深圳的访问,贝宝的刷脸支付覆盖率高于微信 记者仅在沃尔玛超市发现微信刷脸支付,该超市此前安装了自助结账设备,最近新开了一个区域作为微信刷脸支付设备的结账区域,从而减少了人工结账渠道的数量。

沃尔玛员工告诉记者,微信刷脸支付设备安装使用不到一周。 记者注意到,当消费者使用自助设备时,在继续扫描代码产品之前,需要使用微信的“扫描”功能扫描代码设备上的二维码。 代码扫描完成后,有三种支付方式可供选择:微信刷脸支付、微信支付和礼品卡支付

“就我们而言,支付宝对面对面支付的离线推广先于微信,对商家的覆盖率也高于微信 ”王鹏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他表示,现阶段,考虑到设备成本等因素,刷面支付主要集中在中央商户和KA商户,“刷面支付是刷码支付的一个很好的补充,也是一种更方便的支付方式,但接受水平并不高。”

除了超市和便利商店,医院是另一个重要的整容和支付平台 早在2018年9月,支付宝就宣布江西省人民医院已经成为中国首家通过自助终端实现支付宝刷脸支付的医院。从那以后,洗脸的费用开始在更多的医院里蔓延。

周一至周五上午11点,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交通非常拥挤。虽然每层都有足够多的多功能自助服务机来完成一系列的功能,如登记、预订和支付,但每台机器前面仍然排着长队。 记者注意到,这些多功能自助服务机都配有摄像头,可以通过刷牙完成卡绑定、支付等行为。 在支付界面,你可以选择现金、支付宝(扫描码)、银行卡和支付宝来刷你的脸。

在一排多功能自助服务机前停留约半小时后,记者发现,在支付过程中,绝大多数寻求医疗的人选择支付宝扫描码,少数选择银行卡,没有人选择支付宝刷脸。 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一名男子选择刷他的脸接受治疗,但在最后的支付阶段,他仍然选择刷他的支付代码。

”那一年,每个人都花了4到5年的时间接受从现金到扫描代码的认可。从短期来看,扫描码仍必须占据主要市场份额,因为扫描码具有成本等优势。 然而,刷牙是一种趋势。没有手机的媒介,可以改善C终端的用户体验,也可以对B终端商家进行会员管理操作。 支付宝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除了习惯刷卡支付之外,当用户选择是否使用刷卡支付时,安全性也可能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央行科技部主任李伟今年8月写了一篇文章,指出不可否认,人脸识别技术提高了金融服务的便利性和普遍性,但同时也存在隐私泄露、算法漏洞、假体攻击和活体攻击等一系列风险。

李伟进一步指出,目前,“人脸识别+支付密码”是一种安全便捷的实现方法 因此,在面部支付推广过程中,可以加强身份认证管理。建议通过支付密码、活体检测、数据标签等综合应用,实现多因素交易验证。从而提高交易安全强度和支付交易抵抗能力。

王鹏波告诉记者,刷脸支付的安全问题更多地在于个人隐私泄露的风险。需要监管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法规来规范整个市场,同时要加强对不同场景和商户的监管力度。

责任编辑:张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