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时代,物联网的巨头会是谁

时事新闻 浏览(1901)

原创中国新闻周刊2019.9.9我想分享

(智慧城市,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等,离不开物联网。摄影/朱继鹏)

十年的物联网,没有“BAT”

本报记者/杨志杰

发行于第915期《中国新闻周刊》

自1999年首次提出物联网概念以来,科学家和业界一直在描绘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万物互联,高效便捷。

“当司机出错时,车会自动报警;公文包会提醒主人忘记携带什么;衣服将“告诉”洗衣机对颜色和水温的要求。“这是国际电信联盟2005年描述的物联网时代。图片。物联网可以实现人,物,物,物之间的联系,被称为业内第三波信息化。

据估计,物联网将连接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的设备,许多国家已被列入国家战略层面,许多大公司也纷纷赶赴海滩。然而,令人尴尬的是,国内物联网产业已经发展了十年,而且一直不温不火,缺乏大规模的商业登陆。被誉为“互联网下半年”的行业从未见过像“BAT”这样的巨型企业。

在2019年,5G开始商业化使用,加上人工智能,边缘计算,区块链提升,未来十年最大的未知因素是:物联网能否产生新的BAT?

高度支离破碎

中国物联网产业的发展始于2009年。今年,提出了“感知中国”的概念。不久之后,物联网被正式列为该国新兴战略产业之一。 2012年,国家颁布了《物联网“十二五”发展规划》。

凭借政策的祝福,物联网已成为一段时间以来最时尚的技术,其发展正如火如荼。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1年信息化蓝皮书”提到,当时各部门,地方政府和企业都非常重视物联网的发展,呈现出“遍布各地”的现象。

在过高的期望之后,泡沫时期将不可避免地发生。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正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所有人都在从事物联网工作,但他们努力工作却看不到结果,也无法降落。一些企业利用物联网项目来圈钱并包围土地。

王正伟记得很多政府和企业示范项目顺利完成。一旦将它们应用于大规模应用程序,就会发现很难推广。 “物联网通信模块用于物联网。当连接数量少时,成本可以负担得起。但是物联网是连通的。数量规模一般超过10,000甚至数十万,我们发现成本是不可接受的。“

除了成本限制之外,物联网系统的复杂性使得从业者感觉像是盲人。

与云计算等单点技术不同,物联网高度分散。物联网的体系结构包括感知层,传输层,平台层和应用层。那个时候,市场并没有从底层技术开始系统开发,而是各自。王正伟说:“这就像做芝麻一样。没人能做出世界一流的产品。”

除了技术之外,碎片化也体现在应用程序级别,具有少量类型。邹德宝是赛迪顾问电子信息产业研究中心的高级分析师。他更愿意称之为物联网“生态系统”。每个部分必须位于同一页面上并互锁以反映在应用程序层中。

“现在每个人都把互联网称为互联网的下半部分。我认为这是片面的。这是对物联网技术的重视,忽视了行业。”邹德宝解释说《中国新闻周刊》物联网应用水平也高度分散,所有行业都可以将物联网作为“快速列车”,但对物联网产品的需求各不相同,行业之间的壁垒也很高。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和珍也公开表示,“物联网长期以来已经分散了标准和应用,限制了物联网产品的规模效应。没有产品的规模,价格是难以下降,反过来影响晋升。“

2012年之后,国内物联网的讨论逐渐冷却下来。但此时,外国物联网的进展已经开始上升。 2014年1月,谷歌花费32亿美元收购智能家居公司Nest,这导致了智能硬件的蓬勃发展。两年后,思科收购了物联网平台提供商Jasper Technologies。

在技术标准方面,它在2016年也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今年,3GPP的NB-IoT(窄带物联网)R13版本被冻结,全球运营商终于拥有了基于物联网的专有协议,并缩小了范围。 -band物联网迎来了商业规模。窄带物联网可以实现移动网络上物体与物体的连接,解决物联网成本高的痛点,具有容量大,覆盖面广,功耗低的优点。全球物联网设备数量也开始强劲增长,达到84亿部,首次超过人口。

2019年,美国,韩国,中国等国家颁发了5G商业许可证。 “由于5G的商业化,2019年已经为物联网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的起点。”王正伟说《中国新闻周刊》。

5G不是亲爱的宝贝

“5G技术的商业应用无疑为物联网产业的发展搭建了一条高速公路。”邹德宝说。

赛迪顾问发布的《2018年中国5G产业与应用发展白皮书》预计5G将推动物联网市场的快速增长。据估计,到2020年和2025年,5G直接驱动的物联网连接数量将达到124.5亿。

在业界看来,5G的主要应用并不是物联网,不如说物联网的真正需求已经创造并产生了5G。

中国移动智能制造创新中心行业总监表示,《中国新闻周刊》,如果将物联网应用绘制成金字塔,那么窄带物联网就可以解决金字塔底层的内容。这些应用程序具有大量访问权限,但带宽要求较低。不需要低延迟,例如抄表,冒烟等。金字塔的应用不如用户数量好,但需要大的带宽和低延迟的网络。 5G真正满足了这一部分的需求。目前,业界已经确定了几种典型的应用场景,如汽车网络,VR/AR等。

“物联网的原始收集方法有技术,但缺乏路径(网络)。 5G开辟了这个瓶颈。“大唐融合通信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顾明彦解释了《中国新闻周刊》。

但是,物联网的大规模商业登陆并不完全取决于5G。

“并不是说5G网络建成后,它会立即带来经济效应。”顾明彦说,物联网(万物互联)需要得到不同行业和领域的科研机构和产品供应商的推动。

在业界看来,5G只是物联网发展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宠儿。 “5G基本上不能将物联网的商业规模带入发展,而是为通信场景提供更好的条件。如果规模是商业的,它仍然需要上游传感器技术的革命性自治,以及更具创新性的应用下游终端产品。“邹德宝介绍。

企业混乱

中国信息与传播研究所副总工程师高艳丽参加了《物联网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的中期评估。当她联系了很多企业时,她注意到物联网有很多方面,而且应用程序是分散的。许多企业不敢急于进入物联网,但我不愿意完全放弃这一领域,因为信息化是大势所趋,不能脱离物联网。

“企业不知道如何搞物联网,这非常令人困惑。”高艳丽说。

除了高度分散外,邹德宝还分析说,物联网商业规模的最大制约因素是芯片和传感器的核心基础设施能力,从源头上遏制了国内产业的发展。《中国传感器产业发展白皮书(2014)》显示,中国高端传感器的进口量高达80%,进口传感器芯片的比例高达90%。

互联网时代对传感器的需求是巨大的。邹德宝介绍说,传感器的本地化程度低,过分依赖进口。国家和企业承担不起高额费用,这将直接影响政府和企业使用物联网的意愿。

缺乏标准已成为物联网行业不可避免的瓶颈。中国新通研究院发布的《物联网白皮书(2018)》提到,一些重要标准的发展进展缓慢,制定跨行业应用标准的难度仍难以满足行业的迫切需求和规模应用需求。

高艳丽指出,物联网缺乏技术和应用标准。例如,在收集物联网上的信息时,传感器收集,采集协议,后端设备连接和数据格式等标准并不统一。有些只是企业标准,每个供应商都有自己的标准。

“标准不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相同的设备或相同的功能,这两个产品无法停靠。统一标准非常重要,可能会加速物联网产业集群。”天时说。

“从事技术的人不了解市场,了解市场的人不了解技术。”邹德宝指出,物联网并不太热,行业也不协调。

高艳丽长期观察物联网市场。她担心物联网中的许多应用需要数千万个传感终端,但传感器制造商并不了解前端要求,除非有人寻求定制,这反映出需求方和供应商不是连接的。她认为,只有该国的大型特殊项目才能依赖工业协同作用。

智能城市、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仍然离不开物联网。尽管物联网面前有许多空白,但高燕丽认为,未来十年,物联网必将爆发,行业面临的问题将在十年内得到解决。”市场需求达到一定水平,如果国家没有统一的标准,肯定有像BAT这样的大公司出来,在自己的领域制定标准。巨人瓜分市场。”

放飞大象,甚至航母

物联网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2018年,全球物联网产业从2008年的500亿美元增长到近1510亿美元。即使面对物联网产业,仍存在诸多瓶颈。面对巨大的市场和发展机遇,谁也不想错过物联网的快车。

中国移动成立了子公司中国移动物业有限公司,专门从事物联网业务。近两年来,移动通信网络市场面临瓶颈期,大家都在加大对中国移动乃至国内三大运营商业务的投入。把这个市场作为新的业务增长点。

“物联网已经成为通信企业数量的主力军,其战略意义是显而易见的。”《中国新闻周刊》中国信息通信技术发布。截至2018年底,中国三大运营商物联网用户已超过7.6亿。除了构建5G网络,运营商还涉足物联网平台、通信芯片、云和物联网卡。

然而,运营商只是物联网产业中的一个环节,运营商不能无所不能。面对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增速放缓的局面,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将目光转向这一“大蛋糕”,将物联网作为新一轮数据红利增长的主要来源。

2018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全面进入物联网。物联网也是阿里电子商务,金融,物流和云计算之后的新主力赛道。其中一个重要方向是为客户提供“云管理”。整体解决方案。

阿里巴巴的进入被认为是2018年物联网领域的重要事件之一。王正伟分析说,在过去多年中,参与物联网的知名企业或大企业太少了。此前,他们领导了三大运营商和华为,中兴等传统电信厂商。像阿里这样的世界级公司的参与极大地推动了中小企业和整个行业的发展。

2018年9月,腾讯还进行了重大的战略组织重组,并建立了云和智能行业业务集团。物联网已成为该业务集团的关键领域之一。目标是利用自身优势为行业数字化升级提供解决方案。

小米是出口数字,称他是“以移动电话,智能硬件和物联网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小米人工智能和云平台副总裁崔宝秋描述了物联网的未来:“在过去,雷军在通风口上飞了一只猪,现在正在飞大象甚至是航空母舰。”

参与者还包括垂直领域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和行业领导者。这些公司熟悉行业的痛点和需求,并依靠积累的技术和经验来构建物联网平台并赋予行业权力。

8月9日,华为发布了新的操作系统“洪萌”。华为声称该操作系统是专门为物联网开发的。事实上,华为已经开始部署物联网。 2017年,物联网解决方案总裁华为王伟成表示,物联网(IoT)是华为的重要战略方向。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开发物联网,但白天的石头认为物联网还是一片蓝海。每个人都处于“百家争鸣”时期,并没有达到独角兽乃至独角兽企业的阶段。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会有像BAT这样的巨头吗?邹德宝认为,这个巨人将出现在5G时代。但无论是互联网公司,智能硬件制造商还是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仍然难以得出结论。

他认为,企业应根据对物联网行业的了解,及时调整战略模式。 “谁能提出最合适的行业发展战略,谁可能成为行业领导者。谁调整到最后,可能会错过机会。即使巨人也成了淘汰赛。”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智慧城市,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等,离不开物联网。摄影/朱继鹏)

十年的物联网,没有“BAT”

本报记者/杨志杰

发行于第915期《物联网白皮书(2018)》

自1999年首次提出物联网概念以来,科学家和业界一直在描绘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万物互联,高效便捷。

“当司机出错时,车会自动报警;公文包会提醒主人忘记携带什么;衣服将“告诉”洗衣机对颜色和水温的要求。“这是国际电信联盟2005年描述的物联网时代。图片。物联网可以实现人,物,物,物之间的联系,被称为业内第三波信息化。

据估计,物联网将连接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的设备,许多国家已被列入国家战略层面,许多大公司也纷纷赶赴海滩。然而,令人尴尬的是,国内物联网产业已经发展了十年,而且一直不温不火,缺乏大规模的商业登陆。被誉为“互联网下半年”的行业从未见过像“BAT”这样的巨型企业。

2019,5G开始商业化使用,再加上人工智能、边缘计算、BooStand Boost,未来十年最大的未知是:物联网能产生新的BAT吗?

高度碎片化

中国物联网产业的发展始于2009年。今年,提出了“感知中国”的概念。不久之后,物联网正式被列为国家新兴战略产业之一。2012年,国家颁布了《中国新闻周刊》。

有了政策的祝福,物联网一时成为最时尚的技术,发展如火如荼。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1年信息化蓝皮书》提到,当时各部门、地方政府、企业高度重视物联网的发展,呈现出“遍地开花”的现象。

在过高的预期之后,必然会出现泡沫期。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正伟告诉《0x9A8B》,当时每个人都在物联网上工作,但是他们努力工作,却看不到结果,无法登陆。一些企业利用物联网工程圈钱圈地。

王正伟记得,许多政府和企业示范工程顺利完成。一旦应用到大规模的应用中,他们发现很难推广。”物联网通信模块用于物联网。当连接的数量很小时,成本是可以负担得起的。但是物联网是连接的。数字比例尺一般在甚至几十万以上,我们发现成本是不可接受的。”

除了成本限制,物联网系统的复杂性让从业者感觉自己像个盲人。

与云计算等单点技术不同,物联网高度分散。物联网的体系结构包括感知层、传输层、平台层和应用层。当时,市场并没有从底层技术入手进行系统开发,而是各自为政。王正伟说:“这就像做芝麻。没有人能制造出世界级的产品。

除了技术之外,碎片化也体现在应用程序级别,具有少量类型。邹德宝是赛迪顾问电子信息产业研究中心的高级分析师。他更愿意称之为物联网“生态系统”。每个部分必须位于同一页面上并互锁以反映在应用程序层中。

“现在每个人都把互联网称为互联网的下半部分。我认为这是片面的。这是对物联网技术的重视,忽视了行业。”邹德宝解释说《物联网“十二五”发展规划》物联网应用水平也高度分散,所有行业都可以将物联网作为“快速列车”,但对物联网产品的需求各不相同,行业之间的壁垒也很高。

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和珍也公开表示,“物联网长期以来已经分散了标准和应用,限制了物联网产品的规模效应。没有产品的规模,价格是难以下降,反过来影响晋升。“

2012年之后,国内物联网的讨论逐渐冷却下来。但此时,外国物联网的进展已经开始上升。 2014年1月,谷歌花费32亿美元收购智能家居公司Nest,这导致了智能硬件的蓬勃发展。两年后,思科收购了物联网平台提供商Jasper Technologies。

在技术标准方面,它在2016年也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今年,3GPP的NB-IoT(窄带物联网)R13版本被冻结,全球运营商终于拥有了基于物联网的专有协议,并缩小了范围。 -band物联网迎来了商业规模。窄带物联网可以实现移动网络上物体与物体的连接,解决物联网成本高的痛点,具有容量大,覆盖面广,功耗低的优点。全球物联网设备数量也开始强劲增长,达到84亿部,首次超过人口。

2019年,美国,韩国,中国等国家颁发了5G商业许可证。 “由于5G的商业化,2019年已经为物联网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的起点。”王正伟说《中国新闻周刊》。

5G不是亲爱的宝贝

“5G技术的商业应用无疑为物联网产业的发展搭建了一条高速公路。”邹德宝说。

赛迪顾问发布的《中国新闻周刊》预计5G将推动物联网市场的快速增长。据估计,到2020年和2025年,5G直接驱动的物联网连接数量将达到124.5亿。

在业界看来,5G的主要应用并不是物联网,不如说物联网的真正需求已经创造并产生了5G。

中国移动智能制造创新中心行业总监表示,《中国新闻周刊》,如果将物联网应用绘制成金字塔,那么窄带物联网就可以解决金字塔底层的内容。这些应用程序具有大量访问权限,但带宽要求较低。不需要低延迟,例如抄表,冒烟等。金字塔的应用不如用户数量好,但需要大的带宽和低延迟的网络。 5G真正满足了这一部分的需求。目前,业界已经确定了几种典型的应用场景,如汽车网络,VR/AR等。

“物联网的原始收集方法有技术,但缺乏路径(网络)。 5G开辟了这个瓶颈。“大唐融合通信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顾明彦解释了《2018年中国5G产业与应用发展白皮书》。

但是,物联网的大规模商业登陆并不完全取决于5G。

“并不是说5G网络建成后,它会立即带来经济效应。”顾明彦说,物联网(万物互联)需要得到不同行业和领域的科研机构和产品供应商的推动。

在业界看来,5G只是物联网发展问题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宠儿。 “5G基本上不能将物联网的商业规模带入发展,而是为通信场景提供更好的条件。如果规模是商业的,它仍然需要上游传感器技术的革命性自治,以及更具创新性的应用下游终端产品。“邹德宝介绍。

企业混乱

中国信息与传播研究所副总工程师高艳丽参加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中期评估。当她联系了很多企业时,她注意到物联网有很多方面,而且应用程序是分散的。许多企业不敢急于进入物联网,但我不愿意完全放弃这一领域,因为信息化是大势所趋,不能脱离物联网。

“企业不知道如何搞物联网,这非常令人困惑。”高艳丽说。

除了高度分散外,邹德宝还分析说,物联网商业规模的最大制约因素是芯片和传感器的核心基础设施能力,从源头上遏制了国内产业的发展。《中国新闻周刊》显示,中国高端传感器的进口量高达80%,进口传感器芯片的比例高达90%。

互联网时代对传感器的需求是巨大的。邹德宝介绍说,传感器的本地化程度低,过分依赖进口。国家和企业承担不起高额费用,这将直接影响政府和企业使用物联网的意愿。

缺乏标准已成为物联网行业不可避免的瓶颈。中国新通研究院发布的《物联网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提到,一些重要标准的发展进展缓慢,制定跨行业应用标准的难度仍难以满足行业的迫切需求和规模应用需求。

高艳丽指出,物联网缺乏技术和应用标准。例如,在收集物联网上的信息时,传感器收集,采集协议,后端设备连接和数据格式等标准并不统一。有些只是企业标准,每个供应商都有自己的标准。

“标准不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相同的设备或相同的功能,这两个产品无法停靠。统一标准非常重要,可能会加速物联网产业集群。”天时说。

“从事技术的人不了解市场,了解市场的人不了解技术。”邹德宝指出,物联网并不太热,行业也不协调。

高艳丽长期观察物联网市场。她担心物联网中的许多应用需要数千万个传感终端,但传感器制造商并不了解前端要求,除非有人寻求定制,这反映出需求方和供应商不是连接的。她认为,只有该国的大型特殊项目才能依赖工业协同作用。

智能城市,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仍然离不开物联网。虽然物联网面前存在诸多差距,但高艳丽认为,未来十年,物联网必将爆发,行业面临的问题将在十年内得到解决。 “市场需求达到一定水平,如果国家没有统一的标准,肯定有像BAT这样的大公司出来在自己的领域制定标准。巨头们将市场分开。”

飞行大象,甚至是航空母舰

物联网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2018年,全球物联网行业从2008年的500亿美元增长到近1510亿美元。即使面对物联网行业,仍然存在许多瓶颈。面对巨大的市场和发展机遇,没有人想错过物联网的特快列车。

中国移动成立了中原联通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中国移动的子公司,专门从事物联网业务。近两年来,对于中国移动乃至国内三大运营商来说,大型移动通信网络市场正面临着瓶颈期。每个人都在增加对物联网的投资,并把这个市场作为新的业务增长点。

“物联网已经成为增加电信企业之间联系数量的主要力量,具有明显的战略意义。”在中国交通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传感器产业发展白皮书(2014)》中有提及。截至2018年底,国内三大运营商的物联网用户数已超过7.6亿。除了建设5G网络外,运营商还参与物联网平台,通信芯片,云端,提供物联网卡等服务。

但是,运营商只是物联网行业的一部分。仅靠运营商无法做得很好。面对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增长放缓,互联网公司也将关注这一“大蛋糕”,并将物联网视为新一轮数据红利增长的主要来源。

2018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高调进军物联网。物联网也是阿里巴巴在电子商务,金融,物流和云计算之后的新主力。其中一个重要方向是为客户提供“云管端”集成的物联网解决方案。

阿里巴巴的进入被认为是2018年物联网领域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王正伟分析,过去多年来,参与物联网的知名企业或大型企业数量也是如此小,此前由三大运营商和华为,中兴等传统电信厂商牵头。阿里等世界级企业的参与对中小企业和整个行业具有重要意义。

2018年9月,腾讯还进行了重大战略性组织重组,并建立了云和智能行业业务集群。物联网已成为业务集群的关键领域之一。目标是利用自身优势为工业数字化升级提供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小米称自己为“以移动电话,智能硬件和物联网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人工智能和云平台副总裁崔宝秋描述了物联网的未来:“过去雷军在选秀上飞了一头猪,现在它正在飞行大象甚至是航空母舰。”

参与者还包括垂直领域的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和行业领导者。这些企业熟悉行业的痛点和需求,以积累的技术和经验构建物联网平台,赋予行业权力。

8月9日,华为发布了新的操作系统Hongmeng。华为声称该操作系统是专门为物联网开发的。华为士已经开始布局物联网。 2017年,华为物联网解决方案总裁江望成表示,物联网作为一个新技术领域,是华为的重要战略方向。

虽然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发物联网,但Dayshi认为物联网目前还是一片蔚蓝的大海。每个人都处在“百家争鸣”的时期,现在还不是王子的独立政权甚至是独角兽统一的阶段。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是否会出现像BAT这样的巨头?邹德宝认为,在5G时代,这个巨人肯定会出现。但无论是互联网企业,智能硬件制造商还是解决方案提供商,仍然难以得出结论。

他认为企业应该根据他们对物联网行业的理解及时调整战略模式,“谁能想出最合适的产业发展战略,谁可能成为行业的领导者。谁来调整可能会错过机遇,甚至从巨人转向过时。

本文最初由第1点作者撰写,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