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斯特未发表作品即将出版,因涉及同性恋题材封存百余年

时事新闻 浏览(901)

普鲁斯特手稿

“这些小说一直都处于严格保密状态,普鲁斯特从未提起它们,”Editions de Fallois出版社说,“写作这些小说时普鲁斯特20多岁,这其中的大部分文本唤起他的同性恋意识,以一种黑暗的悲惨方式,如同一个诅咒……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位年轻作家以另一种方式写下了这些他无法道出的私密日记。”

普鲁斯特从未公开承认过他的同性恋性取向,他甚至与一位明确指出他是同性恋的评论家发生过争吵。“普鲁斯特当时很渴望与同性发生性关系,同时却决意回避’同性恋’这个标签,”埃德蒙怀特(Edmund White)在普鲁斯特的传记中写道,“多年后他跟安德烈纪德(André Gide)说,一个人是可以在不认同自己是同性恋的前提下,写出大篇幅关于同性恋的故事的。这一细节也与他的性取向真相的保密范围所契合。虽然这是个秘密,但他身边的每个人都知道他是同性恋。”

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教授吕克弗雷斯(Luc 为什么普鲁斯特要从《欢乐与时日》中删去这些文本,同时又在小结中提到它们?毫无疑问,他考虑到这些文本过于大胆,可能会不容于当时的社会环境。”

据《卫报》,弗雷斯透露说,这些小说的主题是分析“被不公正地否定的肉体之爱”,这一主题他在《追寻逝去的时光》中同样也有所涉及:在《追寻逝去的时光》的第四卷《索多姆和戈摩尔》(Sodome et Gomorrhe)中,普鲁斯特谈到了同性之爱。

“因此,尽管形式上是虚构作品,但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作家的私人日记,”弗雷斯说,“在其中,他的同性恋意识都是以一种悲惨的形式所体现的,就像一个诅咒。我们没有在其中找到《追寻逝去的时光》中随处可见的有趣笔记,它们为那部作品赋予了生命的色彩,哪怕是在最黑暗的剧情里也是如此。”

然而,弗雷斯表示,普鲁斯特已经在这些未发表的故事中对文字的表达实现了“完美的掌控”。“这些未发表的作品并没有达到《追寻逝去的时光》的完美程度,但是它们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追寻逝去的时光》,让我们了解到普鲁斯特绝妙的写作手法最初是怎样的。”

该作品暂无出版英文和其他语言版本的消息。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