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政策与法制路径

时事新闻 浏览(1991)

于文轩

在这种情况下,应特别注意诉前程序与环境行政公益诉讼诉讼程序之间的联系。一方面,它是行政机关“不作为”的判断标准。行政机关承担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管理责任,纠正违法行为或者履行职责,环境公益得到救济的,可以认定行政机关履行了法定职责,不再提起诉讼;当行政机关纠正了违法行为或履行了职责,但环境公益仍然受到损害。可以确定行政机关尚未履行法定职责,并对其提起诉讼。当行政机关未纠正违法行为或未履行职责时,没有必要考虑公共利益是否仍处于受害状态。它提起了诉讼。另一个是检控提案的对象与诉讼中的被告之间的关系。当同一案件中有多个行政机关非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从事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管理工作时,如果检察院仅向其中一个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则不向检察机关提出纠正检察建议。其他行政机构。进入诉讼阶段,未发出检察建议的行政机关不应作为被告加入。否则,它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的要求,不符合2018《检察公益诉讼解释》的要求。

(作者是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法学会环境法研究会副会长)(检察院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