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春岭:美对华认知断层值得关注

热点专题 浏览(1163)

几天前,《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名为《美国对华政策大辩论呈现“代际冲突”》的文章。本文的一个重点是,美国战略界正在进行的关于中国政策的辩论正在产生明确而明确的“代际区分”。也许这份报告的观点略有偏见,但本报告背后的一个事实值得关注:在美国政府中国政策圈的“中国通行证”中,出现了“绿色和黄色”现象,新一代“中国通行证“中国的认知和外交政策主张确实与”老一代“存在显着差异,这种差异有两个原因。

一方面,它是“纪律训练差异”。中国的第一代中国专家,费正清,鲍达克等,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对中国有着特殊的喜爱。后来,基辛格,李如鲁等人都有深刻的研究和积累,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在中美决策过程中逐渐成长,对中国问题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 “新生代”中国专家的问题更加鲜明和细致。许多学者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系统缺乏全面的了解。早期成名背后缺乏全面的研究支持。

另一个是“发展环境差异”。与老一代相比,美国新一代中国专家的发展环境相对复杂。今天,从媒体的发展和西方的民粹主义,新一代美国学者必须面对反全球化和反精英的社会思想环境,不得不面对“不是精英塑造舆论,塑造舆论。在精英的新媒体环境中,为了寻求上层和“眼球”,一些新一代学者或故意用极端言论呼应政府寻求进入政府的机会,或故意迎合某些人的新胃口,以达到“非常规效果”。

“中国通行证”不仅是引导美国人民了解和了解中国的窗口,也是中美决策界相互沟通,增进信任,消除疑虑的桥梁。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 40年来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与老一代“中国通行证”的努力和努力是分不开的。美国新一代中国专家的专家最终将成为美国对华政策制定的支柱。我们需要关注并警惕新一代中国正在形成的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其强硬而极端的中国政策的政策不仅会加剧。美国舆论氛围的恶化也将为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构成战略隐患。如何引导新一代“中国通行证”更客观,更理性地了解中国,看待中美关系的发展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

首先,“一切都比看到它好。”应该允许来自美国和中国的更多专家到中国看看,让他们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这种访问不应只是冒险,而是引导他们走中国农村,广大西部地区的前线,扶贫,走在中国新一轮改革的前沿,开放。

其次,“理由越来越明确。”紧张时刻越多,互动和沟通越开放,中国学者应该站得更多,用学术语言与美国同行进行交流和辩论,引导国际舆论进行更高质量的学术研究。通过联合研究和联合出版,积极设置问题,引导更多新一代的中美学者参与中美关系发展的思考和辩论。

最后,“我见过很长时间的人。”陆耀芳知道马力,新一代美国学者的成长和成熟也需要一个过程。中美两国学者都面临着研究一个未知的和全新的美国责任。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新一代中国问题的研究人员将在实践中不断检验和纠正他们对国际同行实践的看法。大道的旅程是为了顺应历史和人民的心。 (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美国学者)